2016年

互联网公司也来讨债?3.5万亿的不良资产正成抢手货

2017-06-08 13:18 一优租赁 点击次数 :

(原标题:互联网公司也来讨债?3.5万亿的不良资产正成抢手货)

不良资产管理中最肥美的肉都落入了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等“秃鹫”们的嘴里,新兴平台公司这些“鬣狗”们吃的只是残渣剩肉。

张成智吃完早点付钱时,用力拍了拍早点摊师傅的肩膀,“好好干”,说完才在旁人错愕的目光中离开。

张成智是一家催收公司负责外访的催收员,这家早点摊的师傅曾经是一家企业的老板,但生意失败,眼下还欠着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近100万元的债务。在电话催收无效之后,张成智今天就是要过来当面和他交涉还钱的事情。但在看到这位曾经的企业主今天落魄的样子之后,张成智觉得对方肯定暂时还不上,便直接选择了放弃。“我们现在的单子根本都做不完,不值得在这个单子上浪费时间。”他说。

眼下,几乎所有的催收公司都像被拧紧的发条一样,开始满负荷地运转,这主要应归功于一种基于互联网的新型资产管理平台的崛起。这种大量涌现的互联网平台打破了催收行业过去的空间限制,也为张成智所在的催收公司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业务,而这在前几年还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催收只是这些互联网平台改变不良资产管理行业的第一步,这些新兴的平台公司坚信自己能够全面而深刻地改变整个行业。

西方人将不良资产管理公司称为吞食腐肉的“秃鹫”。一直以来,国内的不良资产处置都被包括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和十八家省级公司在内的“国家队”所把控,号称四大“天鹫”和十八“巨鹫”。而这些新型互联网平台的兴起,正在为这个行业带来新的活力。“我们比传统的资产管理公司更高效、更透明、更中立。”资产360联合创始人屈剑这样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

但是,和传统的资产管理公司相比,这些新兴平台公司的劣势也格外突出,那就是政策的限制。传统的资产管理公司都拥有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的相关牌照,而这些新兴平台公司一无所有,不仅只能对规模庞大的银行不良资产望洋兴叹,就连现在做的小额信贷、P2P贷款等业务都处于无法可依的灰色地带。和翱翔天空的“天鹫”和“巨鹫”们相比,这些互联网平台公司显得悲催很多,也处于食物链条的底端,充其量也就是同样食腐的“鬣狗”。不过,这些鬣狗们始终相信自己会成为这个生态圈里一股重要的力量。

谁的盛宴?

“我们公司是不会接受你的采访的。”张成智私下告诉本刊记者,目前公司完全没有必要去借助媒体宣传自己,因为公司的业务已经很多了,怎么做都做不完。

张成智所在的城市只能算中部地区的三线城市,过去的催收业务还“马马虎虎”,但在2016年年初成为一家互联网平台公司的合作伙伴之后,情况就完全发生了改变。

“催收是一个地域性很强的事情。”易收365总经理李四新给本刊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债权人在上海,债务人在北京,债权人对北京的催收公司不熟悉,如果委托上海的催收公司,那上海的催收公司对北京的情况也不熟悉,可能连债务人都找不到。而通过互联网平台就不一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债权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找到合适的债务人所在地的催收公司。

互联网公司也来讨债?3.5万亿的不良资产正成抢手货

易收365只是一个整合各地催收资源的平台,本身不介入催收过程之中,但除了易收365之外,目前市场上的主流互联网不良资产管理平台都有自己的催收团队。当然,其催收团队的业务还是以更容易操作的电话催收为主,至于地域性更强的外访等业务,还是大多外包给当地的合作伙伴。

共鸣众信CEO陆雨泉认为新兴的互联网平台大多选择以催收来切入不良资产管理行业,主要基于两点现实的考虑,一是催收能够带来持续的现金流,避免纯粹地烧钱,二是催收是整个不良资产管理的基础,“只有做好了基础建设,才能去做更高端的事情。”

其实,传统的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乃至银行机构自身都有自己的催收团队,但在原动天CEO殷宾看来,传统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和银行在催收环节存在信息不对称、签单流程长、匹配不合理、处置效率低等一系列痛点,而民间兴起的这些互联网平台以其大流量、大数据、云计算等优势,能够打破地域限制,实现信息的高效查询和匹配,具有明显的优势。

眼下,至少在催收这一块,新兴的互联网平台公司的优势已经很明显了。“我们现在的单都接不完,很多债权人只能先排队。”陆雨泉说。李四新也表示,不良资产管理已经进入了买方市场。

一个重要原因,是卖方所卖的不良资产资源越来越多了。按照银监会发布的数据统计,截至2015年四季度末,考虑到银行次级贷款和可疑贷款,我国不良资产的整体规模达到了3.5万亿至5万亿元,不良资产处置领域已然成为了新的“蓝海”。这一新的商机也促使创业机构大量出现,目前互联网+不良资产处置领域的平台型创业公司已经超过50家。

但是,目前各个平台公司所处置的不良资产主要来源于消费金融、P2P等新兴互联网金融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按照业内人士的估计,P2P网贷平台的坏账规模在645亿至860亿元。按照机构外部转让的下限10%至20%来测算,围绕网贷的不良资产处置衍生业务链条有近百亿元的市场空间。虽然从绝对数字上来看,近百亿元的规模并不小,但同3.5万亿至5万亿元的全社会不良资产规模相比,就连零头的零头都算不上了。

不良资产管理中最肥美的肉都落入了那些“天鹫”和“巨鹫”们的嘴里,新兴平台公司这些鬣狗们,吃的只是残渣剩肉。

政策的藩篱

从2012年第二季度以来,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余额和不良资产率持续“双升”。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经过17个季度的连续上升之后,达到1.39万亿元,不良贷款率则达到1.75%。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银行的不良资产可能远不止这一数字。

而面对银行系统巨大规模的不良资产,鬣狗们却只能流着口水在一旁看着秃鹫们争食。

互联网公司也来讨债?3.5万亿的不良资产正成抢手货

按照银监会的规定,来自银行的不良资产包里,如果债务人达到十户,那就只能卖给拥有相关牌照的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这是一个很扯淡的规定,涉及所谓的国有资产流失。”陆雨泉这样告诉本刊记者。

(责任编辑:一优租赁)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科技新闻| 电脑租赁| 笔记本租赁| 台式租赁| IPAD租赁| 打印机租赁| 传真机租赁| 显示器租赁| 服务器租赁| 投影机租赁| 网络设备| 房产楼市| 旅游资讯| 汽车资讯